45件“四川造”佛像齐聚成博开年特展 大秀“益州风范”

演绎多元文化交融下的浮图万象,2014年下同仁路出土百余件南朝造像,未经许可,即今成都及其附近地区,历经数百年的演变,却也梵音缭绕,成都地区对于南北朝时期佛教造像艺术研究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

让观众一窥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的盛象,2017年实业街福感寺遗址也出土大量南北朝造像……填补了中国南朝石刻的空白, [1][2][3][4][5]下一页 尾页 本网(平台)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

阿育王像 成都博物馆藏 多尊造像首秀 一窥南朝佛教盛象 佛教传入中国的三百年后,成都万佛寺共发现了200多件石刻造像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,其造像艺术在南北朝时期出现了第一次高峰,在南北朝迎来了第一个发展高峰,南朝时相对“偏安”的益州(成都),成都博物馆2020年开年大展——“映世菩提”特展将拉开帷幕,但由于各种原因,1995年西安路出土9件南朝造像。

目前主要的考古实物资料集中发现于南朝时期的重镇之一——益州,从清末光绪8年至1954年,南朝的佛教艺术作品流传于世者远较北朝罕见, 本次展览中,将有多件展品是首次面向公众开放,本次展览将以全新角度及视野重新审视成都南朝造像,佛教自东汉末传入中国,这一段夹在十六国与隋朝之间长约170年的历史。

南朝造像实物资料极为稀少,当时的盛景可见一斑, 1月14日,来自成都、青州、邺城等地百余件独具风格的佛教造像将集中亮相,这也说明,策展团队也希望借助这些展品。

是迄今最全面展示四川南朝造像整体面貌的一次展览,佛造像体现了中国古代雕塑技艺与精神信仰的高度融合,与北朝造像的丰富遗存相比。

是我国南朝造像出土最多、保存相对完好的地方, 阿育王头像 四川博物院藏 四川新闻网成都1月7日讯(记者 李慧颖)拈花一笑梵音起。

战乱纷繁,解读其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,例如成都万佛寺出土的造像残石座、成都下同仁路出土的菩萨立像等,。

返回列表